Swedish 医疗通过分享质量指标来提高医疗水平,节省开支。


Swedish 医疗中心 (Swedish) 需要了解和通报多个区域的医生和医院绩效,但传统的报告解决方案实施步骤繁杂,维护费用高昂。 部署 Tableau 并使之成为全公司的主要分析平台后,这家医疗服务提供商正在通过流程改进和效率提升稳步提高医疗质量,改善患者体验,同时节省大量开支。

我们的现状如何,目标是什么?

Swedish 一直注重理解和分享绩效度量,并最终实现绩效的提高。

随着医疗服务从传统的“付费服务”模型向基于价值的报销模型积极过渡,这方面的持续性工作得到了更大的重视。 在这些新模型中,未能在再住院率、患者满意度和其他绩效度量方面达标的组织将面临扣款。

Swedish 已经在跟踪和通报众多绩效指标,但它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增加效果,降低成本,让这方面的工作能够提高整个组织的绩效。

例如,Swedish 过去也跟踪再住院率,但这项工作既花时间,又会占用大量资源,相关报告在患者服务结束后迟迟无法完成。

“组织内的不同群组使用电子表格来收集和组织再住院数据,对于分析师和经理而言,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由于要收集所有这些数据并尝试获得高质量报告,人们无法将足够的时间花在更重要的任务上。 “从首席执行官到经理,每个人都认为这并不是解决该问题的最佳方法。”Swedish 医疗集团(Swedish 组织的一个部门)首席财务官 David Delafield 这样说。

虽然 Swedish 每年都会对 15% 以上的患者进行患者体验调查,但该组织并不能通过一种简单、集中式的方法来与内部职员和医生分享调查结果。

Delafield 说:“我们会收到几万份调查回复。” “我们分享这些结果,但其中的出入很大。 每个人在看不同的内容,一些人根本没有看结果。” 因此,在患者体验指标方面,Swedish 的提供商和管理人员很难以一致的步伐朝同一个方向前进。

除了对基于价值的报销进行准备外,Swedish 还想在其它领域实现改进,例如手术室效率、医生投入程度和财务绩效。

“这会增加难以计数的成本”

有财务和技术背景的 Delafield 是一个团队的带头人,该团队的任务是选择和部署能够帮助 Swedish 理解和分享绩效指标的平台,从而实现改进。

Delafield 说:“缺乏能够指导行动的数据是个大问题。” “我们没有‘瞄准线’,无法以可视的方式观察对组织非常重要的事情。”

“如果收入数据用一个技术平台,质量数据用另一个,而病人体验又是一个,这会让人无法在一个地方获取所需的一切。”Delafield 说。 “因此很难协调一致。”

这种支离破碎的方式让大家越来越需要成本昂贵的分析师支持。

“随机的自定义报告太多,很难协调各个关键控制点的工作。 将经常性费用保持在较低的水平非常重要,因此我们想寻找一种相对便宜但又有效的方式来为经营人员和医生提供能够指导行动的数据,”Delafield 说。 “如此之多的自定义报告如果得不到控制,经常性费用将会无限增加。”

“我们的分析师要面对不同的受众,满足很多大同小异的临时请求,”Delafield 说。 “他们一次次地重复,既带来了高昂的费用,又使我们很难通过一个瞄准线观察整个公司正在发生的事情。”

“我们希望 Tableau 成为公司的解决方案”

2012 年尾,Swedish 已经在为满足自己的短期和长期要求考虑几种可能的选项: IBM、SAP 和 Tableau。

“我们非常熟悉 IBM 和 SAP;我们知道它们能做什么,”他说。 “但我们也知道它们无法解决一些问题。 我们希望组织内的每个人,而不仅仅是分析师,都能够有效使用我们的解决方案。”

Swedish 分析团队用当时的最新版本 Tableau 7 进行了构建小视图的实验。

“足够多的实验表明,我们可以使用 Tableau 构建这种整合式平台。”他说。 “我们并不希望该解决方案成为分析人员专用的可视化工具,而是希望 Tableau 能够成为适用于整个公司的解决方案。”

起初,他们有一些疑虑。 他承认:“考虑到数量巨大的用户和数据,我们对是否应该使用 Tableau Server 并不确定。” “然而,我们成功地扩展了覆盖的人群,扩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很少,而且 Tableau 8 就解决了其中大部分。 我们现在正在进行升级。”
最初,Swedish 的可视化数量有限,提供支持的分析师团队也很小。 “但他们很快就熟练掌握了 Tableau。”Delafield 说。

最初的仪表板仅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发布,但需求的增长很快就超过了扩展计划。

“非常自然的病毒式扩散。 想获得访问权限的人每周都会给我们发很多电子邮件。”Delafield 说。 “当前,我们每周都会为平台增加许多新用户,我们知道它在协调和简化方面的巨大影响。 我们现在的关注点将是扩展视图和回答新的业务问题。 在很大程度上,向基于价值的医疗服务过渡的过程需要在医生的推动下完成,因此 Swedish 在可能的情况下极力提高医生的参与度”

该团队当前由三名技术人员和三名全职报告开发人员组成。 “这个不大的团队可以对 Swedish 生成的内容进行构建。 价值明显,投资回报率高;我们将因此能够停用整个 Swedish 内的大多数其他报告解决方案。”Delafield 说。

总体而言,Tableau 帮助我们实现了效率和流程的改进,我们估计价值可达数千万美元。

客观和透明

Tableau 正在迅速成为整个 Swedish 医疗中心的主要绩效分析和报告平台,每个人看到的都是“同样的事实”。

“我认为这种低成本的简化将会是 Swedish 实现其战略目标的重要基础。 手术室手术医生、医疗总监、医院管理员在内的每个人都会逐渐从不同的医院和医疗集团汇聚到这一个地方。”Delafield 说。 “每个参与者都做得很出色。”

“虽然仍处于这个过程的启动阶段,但我们已经看到,通过简化数据,让经营者和医生都可以轻松访问数据,上述很多领域已经大有改观。 这是一项全公司范围的工作。”Delafield 说。

医疗服务提供商可以快速查看自己在一系列度量上的绩效。

现在,员工对自己的评估指标有了更清楚的理解,还能够与全组织、全州甚至全国的同行进行绩效水平比较。

“我们试图让组织中最关键的控制点实现完全客观,从而使 Swedish 能够准确测量绩效并进行一定程度的追责。” Delafield 说。 “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需要让数据在决策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Swedish 通过简单、一目了然的视图来呈现其再住院率。

“我们可以看到整个 Swedish 系统的再住院率。”Delafield 说。

“Swedish 再住院率仪表板是以实现自动化和符合国家定义为原则构建的。 负责再住院率工作的团队可以专注于再住院率的降低,而不是数据的收集。

现在,服务提供商可以听取患者反馈并做出反应。

“Swedish 将该平台与经营团队结合,在患者体验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这些简单、一致的视图融入了经营活动中,有助于促进变革。”他说。

Swedish 还得以停止招聘新分析师,几名现有分析师被培养成 Tableau 高级用户,负责构建 Vantage 上使用的视图。

“我们无需再为了构建所有可能的报告而雇佣越来越多的报告编写者。” Delafield 估计,全面部署完成后,Swedish 每年可以节省约 750,000 美元。

分析师也更乐于使用 Tableau。 “他们喜欢它。 解决关键业务问题,与最终用户共同设计可视化交互。 让人倍感愉悦。”

他还说,制作完成的可视化可以在数据更新时自动刷新,分析师对此非常赞赏。 “只需在创建后进行自动化设置,即可大功告成。 您无需再为公司进行重复操作,而且每个人看到同样的内容。”Delafield 说。

从部署 Tableau 后获得的见解中,Swedish 看到了巨大的价值。

“总的来说,Tableau 帮助我们获得了效率,实现了流程改进,这些提升的价值我们估计达到了几千万美元。”Delafield 说。

“迈出下一步”

Swedish 组织和分析组都因为成功使用 Tableau 而得到了正面宣传。

“这次部署帮助我们为今后需要实施的行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Delafield 说。 “真正帮助整个公司在报告和分析领域迎头赶上。”

总体而言,Delafield 认为,Swedish 要实现业务转型并最终以更加高效的方式为患者和社区提供服务,而 Tableau 将在这一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在医疗领域,几乎每个人都已经或将要拥有一份电子病历。 我们正在尝试迈出下一步,也就是利用数据来了解自己的绩效,以此为基础朝着自己的战略目标前进。 最终,我们希望该平台不但能够帮助我们改进内部绩效,还能改变我们与客户和患者的交互方式。”他说。

“Tableau 帮助我们改善了经营。 我们的系统具有相当大的规模,因此它令人激动。”

您可能会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