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短短几个月内,COVID-19 改变了世界。随着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播,人们开始就地避难并进行社交疏离,众多企业纷纷停业,全球经济陷入停滞。

目前,我们不知道 COVID-19 会在多长的时间内影响我们的生活现状。但我们知道疫情已然对经济、我们的个人生活,以及环境等众多领域产生了影响。COVID-19 是一场全球性健康危机,但它也是我们这个世界持续面临的环境危机的一部分。它表明我们的经济和生活方式与地球的整体健康之间有着多么紧密的联系。

当我们渡过大流行并开始考虑恢复时,企业领导者可以确信,人们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期望建立健全和周密的环境策略。正如我的同事 Salesforce 首席影响官 Suzanne DiBianca 最近所说:“我们现在面临众多挑战,但无论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气候危机就在眼前,这是真实的,我们需要在这十年采取行动。作为领导者,我们需要考虑在这段时期以及将来,如何继续将可持续性作为重点工作来实施。在 COVID-19 危机期间,利益相关者、社区和员工向 Salesforce 发出的呼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明确,他们希望我们在环境领域发挥领导作用并采取行动。”

详细了解 Tableau 基金会在气候行动问题上所做的工作。

从现在开始,领导者必须积极思考各种事情,包括远程工作常态化、绿色交通奖励、可持续性采购和供应链做法的投资、环境修复工作筹资等等。鉴于我们当前的情况,您可能会认为这样说有些夸张,其实不然。地球的健康与全球人民和企业的健康与福祉密不可分。如果领导者现在就准备采用健全的策略和决策来应对这两方面的问题,那他们的企业和员工就更容易在未来取得成功。

让我们深入了解目前的情况:

环境领导能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在过去几年中,可持续发展的紧迫性持续增加,业务和领导策略已经反映出这一点:德勤 (Deloitte) 在 2019 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超过 63% 的受调研企业设定了正式的资源和可持续发展目标,三分之二以上的企业表示,他们听到了客户要求企业加大环境工作改善力度的呼声。员工对此的需求也日趋强烈,去年在亚马逊 (Amazon) 等公司发生的气候相关罢工事件就说明了这一点。

紧随 COVID-19 的出现,企业和民选官员都必须加紧应对诸多挑战:经济、政治、人际关系等。但是,正如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署长 Inger Andersen 在为联合国撰写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所言,人们越来越需要环境可持续领域的领导能力。Andersen 写道,人类活动已经改变了地球表面约 75% 的面积,我们接触动物传播疾病(如 COVID-19)的几率因此大大增加,更不用说气候变化的破坏性影响了。

领导者有责任带领我们改弦易辙。Andersen 写道,“现在是时候恢复我们的森林,停止砍伐,为保护区管理投资,并促使市场选择不会导致森林被破坏的产品了。在合法野生动物贸易链存在的地方,我们需要大力改进我们的工作,提高卫生条件。当然,我们亟需解决非法野生动物贸易问题,这是全世界第四大犯罪活动。”

疫情结束之后,领导者在制定今后的决策时,必须以地球健康与人类健康之间的这种联系作为指导,她补充道:“随着增长的引擎再次开足马力,我们必须考虑如何在‘不一样的经济’中以审慎的方式管理大自然,我们必须实现这种“不一样的经济”,让金融活动和措施能够刺激绿色就业、绿色增长,以及不同的生活方式,因为人类的健康和地球的健康不可分割,并且两者可以同时改善。”

COVID-19 如何反映我们对健全的可持续发展政策的需求

那领导者现在可以采取什么步骤,确保这个星球以及人类都能在疫情之后保持健康?

COVID-19 已经打破了全球许多企业的运营方式。在短短几周内,工作人员不得不开始远程办公,办公室关闭,通勤暂停。领导者不得不面对挑战,指导员工平稳度过这些变化,现在许多人正在逐渐适应这种新的运营方式。

事实证明,这些变化能够有效减缓病毒的传播,但它们还有另一种作用:让地球得以喘息。当病例数激增,各国/地区颁布居家令或就地避难令时,污染水平和排放量显著下降。这发生在疫情最早爆发的中国,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世界其他国家和城市。

这是中国的情况。

来自卫星和其他遥感设备的数据表明,在 COVID-19 扩散到的地区(尤其是城市),二氧化碳排放、空气污染、交通拥堵以及相关的运输排放几乎消失了。在人们被要求居家并且避免非必要外出的地区,污染和运输相关排放的数据(通常约占温室气体排放量的 14%)呈现出断崖式下跌。

斯坦福大学教授兼全球碳计划主席 Rob Jackson 告诉 Grist,虽然 COVID-19 确实可能在半个多世纪以来首次实现排放量的大幅下降(约 5%),但我们并不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目标。他补充说,“我们并不希望通过让数百万人失业来减少排放。而且这种下降不太可能持续下去。正如中国的数据所示,一旦各地开始取消居家令,排放量就很可能回升。

如需有关 COVID-19、气候和数据的综合新闻报道,请访问 Grist.org

谁都不想在维持业务常态和拯救地球之间做出两难选择。我们已经看到了明确的概念证明,确定减少排放是可能的。企业领导者现在考虑的是他们应该以怎样的角色来避免疫情后的“反弹”效应,防止污染再次攀升。

为此,企业领导者需要回答一些问题,并以不同的视角来看待很多领导者在几周前迅速实施的举措。我们已经看到了使员工能够居家工作,减少通勤和排放以及办公室未能满负荷运转时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那在疫情过后,我们可以继续执行哪些政策来保护地球呢?

现在,企业领导者应该根据我们从 COVID-19 获得的经验,开始考虑应该为自己的公司制定什么样的气候行动计划。在需要的时候,您能否为整个公司制定明确的居家工作政策?作为领导者,您可以采取什么措施鼓励绿色交通方式(例如骑自行车和搭乘公共交通),以便将通勤排放保持在较低的水平?您能否对贵企业的建筑物进行审核,确保其符合最高能效标准?

对于决策者和民选官员而言,世界银行指出,疫情之后的主要工作重点之一将是使全世界以及世界经济实现长期的稳定。这意味着重新制定补贴方式,让人们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更多地使用可再生能源,并对可持续交通基础设施和环境修复项目进行大量投资。

在各个行业中,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重大转变。但是新冠肺炎病毒已经颠覆了我们的业务常态。领导者需要思考未来,以及如何使我们所有人都能在新的现实中取得成功。

尽我们所能投资于地球的健康

作为领导者,您现在就应该采取行动在组织内实施强有力的环境政策,这非常重要。领导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视整个地球的健康和福祉,而不仅仅着眼于自己的组织。

在过去几年中,企业和投资者对环境可持续性措施的支持不断增加。随着 2015 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出台,许多公司都已经开始使用这 17 个目标来评估和改善其运营活动,不仅将自己视为企业,还将自己视为地球整体福祉的贡献者。普华永道 (PwC) 在 2018 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表明,50% 的公司选出了几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作为重点,而 27% 的公司已将这些目标纳入其业务战略中。在美国 250 家最大的公司中,超过 90% 的公司都编写了公司可持续发展报告。现在,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应该表明它们致力于实现超出自身业务范围,但对于地球的长期健康至关重要的目标。

这在 COVID-19 之前就是正确的,在疫情过后则更为紧迫。数据表明,新冠肺炎病毒出现的原因之一是森林砍伐 — 人类工业和活动的规模不断扩大并开始侵蚀自然生态系统,导致动物和人类之间病毒交叉污染的机率急剧上升。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措施来从根本上减少自然资源的破坏,并使已经失去的自然资源得到再生,那我们必将重蹈覆辙,再次陷入当前的境地。

企业领导者需要将 COVID-19 与环境退化之间的联系视为一个行动召唤,更加积极地支持可持续发展措施。员工和投资者都越来越多地要求企业领导者展示他们对可持续发展的重视 — HBR 在 2019 年发现,领先的投资者几乎毫无例外地将可持续性视为“首要考虑因素”。公司可以通过分配资源来帮助地球保持健康,这种机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例如,Salesforce 首席执行官 Marc Benioff 一直支持在地球上种植 1 万亿棵树以减轻环境破坏的提议,DiBianca 表示,该公司已承诺种植 5 万棵树来纪念今年的“地球日”。通过参加这样的修复项目,并承诺限制供应链对环境造成的后续损害,领导者可以表明他们致力于确保其人员和整个地球的长期健康。

COVID-19 让我们知道,作为个人、企业和社区,我们每天的行动对这个星球有多么大的影响。它还让我们明确意识到,除非立即采取行动,否则我们将在未来面临更多威胁。现在,企业领导者有机会整合这些经验教训,共同实施各种策略(在自己的运营活动中实施,以及与政府、非营利组织及其他企业领导者协同实施)来确保我们能够在疫情结束时制定出一个可持续发展计划。

订阅我们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