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短短幾個月,COVID-19 已改變世界。隨著新冠病毒的蔓延,人們開始居家隔離與社交安全距離措施,同時許多企業關閉,經濟陷入停滯。

目前我們無法得知 COVID-19 還會影響我們的生活方式多久。但我們已經知道這個病毒在許多層面造成影響,像是經濟、個人生活與環境。COVID-19 是全球公衛危機,也是全世界正在面臨的其中一項環境危機。這顯示出我們的經濟與生活方式和全球衛生有多麼密切相關。

隨著我們經歷疫情的全球大流行並開始思考如何從疫情中復甦的同時,企業領導者可以十分篤定的是,人們會比過往更加期盼有強健且縝密周全的環境策略。如我的同事 Salesforce 影響執行長 Suzanne DiBianca 所說:「我們正在面臨無數挑戰,但無論全球正在面臨的挑戰為何,氣候危機已然到來,這並非憑空捏造,我們需要再接下來的十年內採取行動。身為領導者,我們需要思考如何在這段期間以及未來繼續將環境永續視為優先要務。在 COVID-19 危機期間,Salesforce 對環境領域 (從我們的股東、社群與員工) 的領導需求與行動號召將比過往更加明確。」

領導者需要立即開始主動思考,從常態化遠距辦公到獎勵綠能運輸的一切,投資可永續開源與供應鏈實務,為環境復育的努力提供資金。雖然這看起來很像是為了因應目前現況而做出的行動,但實則不然。地球的健康與全球人類還有企業的健康與福祉密不可分。從現在開始準備並有強健策略決策因應的領導者,能在未來使企業與員工獲致成功。

讓我們深入探討其中的意涵:

環境領導將前所未見的重要

對「環境永續」的需求是在過去數年才開始急迫成長,企業與領導策略都已反映出以下情況:2019 年 Deloitte 的研究發現,調查中超過 63% 的企業有已設立的資源與永續正式目標,有超過三分之二的企業表示他們聽見客戶的要求,希望他們加倍實現對環境保護的承諾。隨著如 Amazon 在過去幾年間展開的行動,員工們這樣的需求也因此增加。

在 COVID-19 疫情開始後,企業與政府官員都需挺身而出解決許多挑戰:經濟、政治、人際互動等等。如同聯合國環境計畫總監 Inger Andersen 在聯合國的社論中寫道,對環境永續的領導需求將大增。Andersen 寫道,人類活動已改變 75% 的地表環境,因此也大幅增加我們暴露在動物疾病 (如 COVID-19) 的風險,更不用說像是氣候變遷的災害性影響。

我們需要的領導者來改正局勢發展的方向。「現在是我們復育叢林、停止伐林、投資保護區,以及推動無伐林產品市場的時候。再有合法野生動值物交易鏈存在的地方,我們需要做得更好來改善衛生條件。當然,處理非法野生動植物交易迫在眉睫,這也是全球第四大常見的犯罪方式,」Andersen 寫道。

地球與人類健康的這個連結能在目前全球大流行疫情後,引導全球領導者做出後續決策,她補述道:「隨著經濟增長的引擎開始重啟,我們需要瞭解在這「與眾不同的經濟」中,審慎的自然管理如何成為其中的一部分,這樣的經濟必然會興起,其中金融和行動將為綠能職缺、綠能增長和不同的生活方式提供動力,因為人類健康與地球健康是一體的,兩者能一起蓬勃發展。」

從 COVID-19 疫情中,我們知道自己需要強有力的永續政策

在這次全球大流行疫情後,領導者可以立即採取什麼措施來確保地球及人民的健康?

COVID-19 已顛覆了全球許多企業的營運方式。在短短的幾週內,上班族不得不遠端辦公,辦公室關閉,通勤也暫停了。領導者必須迎接挑戰,引導員工度過這些改變,許多人現在正在適應這種新的營運方式。

這些轉變經證明能有效地減緩病毒傳播,但也產生了另一個效果:給予地球喘息的空間。當病例數量激增,各國頒佈居家隔離令或就地避難令後,地球的污染程度和廢氣排放量明顯下降。在病毒發源地的中國就發生了此情況,全球的其他國家與城市也有此情況。

下方說明中國的情況。

根據衛星和其他遙測設備的資料顯示,在 COVID-19 疫情傳播的地方,特別是在城市,二氧化碳排放量、空氣污染、交通壅塞以及相關的交通廢氣排放已經全部消失。在其他地方,人們需要待在家中,除非絕對必要否則不要外出,這使得與污染和交通有關的廢氣排放資料 (通常占溫室氣體排放的 14% 左右) 正在急劇下降。

斯坦福大學 (Stanford University) 教授、Global Carbon Project 主席 Rob Jackson 告訴 Grist,雖然 COVID-19 可能使廢氣排放量在造成超過半世紀以來的首次大幅下降 (約 5%),但這並非是我們想要的實現方式。他補充道:「數百萬人失業並不是我們想要的廢氣減排方式。」而這樣的減排情況也不太可能持久。來自中國的資料顯示,只要各地開始取消居家令,廢氣排放量就有可能再次攀升。

如需 COVID-19、氣候和資料交互作用的新聞報導,請造訪 Grist.org

沒有人希望自己必須在「恢復常軌」和「拯救地球」之間做出選擇。有明確的概念證明顯示降低廢氣排放量是可行的。企業領導者現在要思考的是,如何在全球大流行疫情後,避免污染「反彈」的效應。

這對於企業領導者來說造成了一些問題,也因此有許多人對幾週前迅速制定的措施有了不同的看法。現在,我們已經看到讓員工居家辦公、減少通勤,還有不全面啟用辦公室營運時,對廢氣排放量產生的效果,那麼在全球大流行疫情過後,有哪些政策可以貫徹到保護地球的工作中呢?

透過從 COVID-19 中瞭解到的情況,企業領導者應該現在就開始思考要如何擬定公司的氣候變遷因應行動計畫。在可能的情況下,您是否可在全公司內制定明確的「居家辦公」政策?身為領導者,您可以做些什麼來鼓勵綠能交通選擇,如騎自行車和公共交通,以保持通勤期間造成較低的廢氣排放量?您是否可以稽查公司建築,確保它們符合最高能源效率標準?

World Bank 指出,在全球大流行疫情後,決策制定者和政府官員要注重的其中一點,就是長期穩定世界及自己國家的經濟。這意味著他們需要重新設計津貼,將對化石燃料的依賴轉變為可再生能源,並對環境永續的交通基礎設施和環境復育專案進行大量投資。

在各方面,這些都是需要深思熟慮的重大轉變。但新冠病毒已顛覆我們對「恢復常軌」的理想。領導者需要未雨綢繆,思考如何在全新的現實情況中為我們做好獲致成功的準備。

為地球的健康投資自己的一份心力

身為領導者,現在採取步驟在組織內部實施強而有力的環境政策至關重要。領導者要突破框架,比過去更致力於地球的健康和福祉。

在過去幾年中,企業和投資者不斷增加對環境永續措施的支援。隨著聯合國在 2015 年提出的永續發展目標,許多公司已經將這 17 個目標作為評估和改善其營運的方式,為自家企業與地球所有人的福祉做出貢獻。2018 年 PwC 的一份報告中發現,有 50% 的公司選擇將其中幾個永續目標作為優先要務,有 27% 的公司將這些目標納入到商務策略中。在美國最大的 250 間公司中,有 90% 以上的公司都製作了企業永續報告書。比以往更重要的是,企業要展現自己對目標的承諾,這些目標比他們自己的業務範圍更大,但卻對地球的長期健康至關重要。

這在 COVID-19 前是真實的目標,然而在全球大流行疫情過後實現目標將變得更加緊迫。有資料顯示,會出現新冠病毒是因為砍伐森林 - 隨著人類工業和活動規模的擴大,並開始侵佔自然生態系統,動物和人類間的交叉感染病毒機會急遽增加。如果我們不採取任何措施,從根本原因上減少對自然資源的破壞,並復育那些已失去的自然資源,那麼我們將會重蹈覆轍。

對於企業領導者來說,他們需要以行動號召來支援永續措施,讓大眾瞭解 COVID-19 與環境惡化間的關聯。HBR 發現,在 2019 年要求企業領導者實現永續發展承諾的員工和投資者越來越多,幾乎所有主要投資者都會「優先考量」企業是否能永續發展。每間公司都將比過去有更多的機會投入資源來幫助地球。例如,Salesforce 執行長 Marc Benioff 就提倡種植 1 兆棵樹來減少環境損害,DiBianca 表示,該公司已經承諾種植 5 萬棵樹來紀念今年的地球日。對於領導者來說,加入這類復育工作並承諾限制供應鏈造成進一步損害,是確保實現對人民和地球長期健康承諾的一種方式。

從 COVID-19 中,我們學到了身為個人、企業和社群,我們每天的行動對地球會造成多大的影響。我們也從中學到了,除非現在就採取行動,否則我們將可能在未來面臨進一步的威脅。企業領導者現在有機會整合這些經驗教訓並共同制定策略,他們能在自己的經營範圍內,與政府、非營利組織和其他各方合作,確保我們能透過永續計畫度過這場疫情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