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COVID-19 危机爆发后,我们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来保护我们的家人、朋友和整个社区的邻居,避免他们受到病毒侵袭,这些措施包括关闭工作场所、学校、餐厅和大多数其他的非必要公共场所。大多数人已经收到了相关消息,要求他们呆在家中,洗手时唱两遍“生日快乐”歌,散步时戴着口罩。但是,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接触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领域:您可能在过去一周内第一次听到“接触追溯”这个词语。

对于流行病学来说,这是一个有重大教育意义的时刻。科学家和公共卫生官员突然频繁出现在电视和广播中,他们告诉大家,为了限制病毒的扩散,我们需要跟踪可能导致疾病传播的每一次可能的互动,这非常重要。

如果您已经熟悉接触追溯,您可能观看过 Larry Brilliant 博士 2006 年在 TED 论坛上发表的关于消除天花的演说。Brilliant 非常详细地描述了他和一支专业团队如何穿越整个印度,追踪每一个天花病例,以及每个病例的每一个可能的联系,直至将数字降低到零。他还预言了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Brilliant 模拟了在三周内扩散到地球上每个国家的失控的 SARS 疫情;最后,他明确呼吁人们投资于“早期检测和早期响应”系统,以限制疾病的传播。

Tableau 基金会已经看到了在追踪和缓解全球某些最具破坏性的疾病方面,通过数据收集进行的接触追溯多么有效。多年来,我们已经与世界各地的非营利组织和地方政府开展了合作,通过实施以数据为依据的行动来抗击世界上一些最致命的疾病:疟疾结核病艾滋病埃博拉病

在每种情况下,控制并最终制止疾病蔓延的关键可以归结为两个非常简单的想法:对可能发生的与感染者进行的每一次接触进行追溯,并且让信息的传播速度始终快于疾病。

西非的教训

最好的证明来自于 2014 年埃博拉病毒在西非爆发期间的抗疫工作。我们通过 Dimagi 和 NetHope 的合作伙伴采取行动,并与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合作,部署了由 Tableau 驱动的分析系统,让医疗和政策领导者能够了解他们需要采取哪些步骤才能减少这种疾病的传播。

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确实需要用于收集和分析病例的技术,而数据收集方法的技术含量明显太低:与受感染的患者进行谈话,询问他们与谁接触过,接触发生在多久之前,并让他们尽量回忆出可能接触过的人员的姓名。


几内亚的摘要仪表板让所有机构都可以了解疫情的当前状况和进展。

这些行动常常需要人们违反当地的习俗和社会规范,特别是在紧密联系的社区内的大家庭中,这些家庭中的各种活动(从公共饮食到准备死者尸体进行丧葬仪式)都可能使病毒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必须对人们进行教育,让他们真正了解疾病的传播方式,并鼓励他们改变这些行为,直到消灭病毒为止。这些知识也将成为基础信息,帮助卫生官员通过访谈了解任何可能的接触点,并讨论应该采取哪些步骤来防止病毒传播。

通过在这个工作流程中引入 Dimagi 技术,他们能够在几个小时内完成数据的汇总和可视化并将这些信息提供给当地官员,而过去这项工作需要整整一周才能完成。利用这些数据,他们能够有策略地消除感染者与其他人之间的接触。最终,这项工作战胜了这种感染人数超过 19,000 人,死亡人数超过 7,500 人的疾病,制止了它的传播。

响应规划的飞跃

2018 年,第二次埃博拉疫情在刚果民主共和国 (DRC) 爆发,这种方法经受了非常全面的考验。我们的合作伙伴组织 PATH 参与了一个大型公私营财团,该财团在赤道省疫情爆发期间为快速响应提供了支持。这次,卫生官员配备了有效的疫苗,但官员们需要确定在哪些地方分配有限的疫苗,接触追溯对于此过程非常关键。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国家和地区紧急行动中心 (EOC) 分析了这种接触追溯数据,以及各种人口统计、流行病学和社会经济数据,以此确定哪里的社区最危险,以及如何相应地部署资源。领导者通过现场和虚拟方式访问这些数据,利用这些数据进行日常决策并了解取得的进展。

得益于 2014 年疫情期间的经验和教训,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响应速度和有效性大大提高,毫无疑问地挽救了生命。2019 年底 - 发现首批病例几个月后 - 该疾病大约有 3,400 个确诊病例和 2,200 个死亡病例。


刚果民主共和国卫生部长在平板电脑上查看埃博拉病毒仪表板,通过这种方式实时了解第一线的情况。照片:Ministère de la Santé RDC,由 PATH.org 提供。

在噪音中寻找信号

尽管新型冠状病毒的症状和传播方式与埃博拉病毒不同,但其作用机制与任何疾病一样。病毒是乘客,人体是车辆。现在我们知道的是,它主要通过被感染者咳嗽或打喷嚏时产生的飞沫传播。了解和追踪这些传播方式(称为疾病载体)对于限制疾病的传播至关重要。接触追溯就是找出患病的人,然后对这些人接触过的每个人进行登记。路透社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用精彩的可视化显示了跟踪 COVID-19 在韩国特定社区中的传播情况的过程。

接触追溯的简单概念很快变得复杂起来。尽管数据在我们的大部分日常业务和个人生活中越来越普遍,有关这些类型的瞬时或深层人际交往数据仍然很难获得。

“我们正在应对一种疾病,时间至关重要。如果你无法控制接触追溯,你就无法控制疾病。”

无症状病毒携带者病例常常使接触追溯的任务变得更加复杂,也更加重要。研究人员发现,COVID-19 可能具有很高的无症状携带率,这大大增加了检测和追踪的难度。如果某人不知道自己患有这种疾病,他们不会立即在数据中登记为确诊病例 - 但如果公共卫生官员能够追溯他们与某个已知病例的接触,就可以对这些潜在病毒携带者进行测试和评估。

COVID-19 并非唯一能够通过无症状携带者传播的疾病。例如,大约 80% 的疟疾携带者没有典型的感染迹象:发烧、颤抖、恶心最为明现。在可以进行疟疾治疗的地方,监控、测试和治疗可以降低感染率。在这些工作开展情况良好的地区,我们看到疟疾病例报告数减少了 80%,而该疾病导致的死亡数减少了 90%。接触追溯对于这些成功至关重要。当诊所诊断出病例后,社区卫生工作者将被派往患者的村庄,对附近居住的所有人进行疟疾检测,无论他们是否有症状。那些测试结果呈阳性的人会接受药物治疗,避免这些人在治愈之前将疾病传播到整个社区。

不难想象,这些做法可以应用到当前的冠状病毒抗疫工作中。居家隔离命令旨在限制接触,但该病毒仍可以通过有限的家庭成员、邻居、服务人员以及我们可能仍在接触的其他人进行人际传播(也许未被发现)。随着领导者们开始制定复工计划,此类互动的清查工作只会变得更加复杂。

接下来怎么办

人们的讨论话题已经开始转向如何取消某些“就地避难”限制,以及如何重新启动某些经济活动。此时,华盛顿州州长 Jay Inslee 以及其他一些州长在自己的计划中将接触追溯列为优先事项,这非常令人鼓舞。尽管如此,关于这项工作如何具体实施,很多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4 月 10 日,Apple 和 Google 出现在美国的头条新闻中,这两家公司宣布它们将在一个新平台上开展合作,建立一个由自愿加入的 iOS 和 Android 设备构成的接触追溯系统。这并不是第一个应用移动技术的举措 - 中国、新加坡和韩国正在使用类似的策略来跟踪互动接触,并在找到潜在病毒携带者时通知附近的接触者。

Dimagi 的技术曾经在 2014 年应用于几内亚的埃博拉疫情应对工作。现在,该组织已与全球 16 个政府机构合作,将 CommCare 纳入 COVID-19 应对策略中并进行部署。其中一个合作伙伴是旧金山公共卫生局,该部门正在与 UCSF 合作,将 CommCare 部署为主要的接触追溯技术。

在该项目的一份近期的新闻稿中,旧金山市长 London N. Breed 表示,“更改[居家令]的时机成熟后,我们需要实施这项接触追溯计划,这样才能应对新的病例,防止病毒的传播失去控制。”

通过 CommCare 平台,病例接触者可以选择在 14 天的监视期内接收每日短信或电话,以便卫生部门了解其健康状况和症状。他们还可以选择通过短信报告自己的症状,并在需要跟进措施或检测时及时通知公共卫生官员。

抗疫工作仍然任重道远

但是,对于有关数据隐私和参与的关键问题,我们仍然没有明确的答案。谁可以访问这些数据以及如何存储这些数据?是让用户选择加入范围和时间有限的计划,还是启用一个自动登记流程,让每个人自动加入计划,直至其选择退出?

还有一个同样重要的问题:哪些人会被完全排除在外?冠状病毒的应对情况揭示了美国数字鸿沟造成的许多不平等现象。低收入社区,特别是有色族裔社区,已经失去了太多的生命。过分依赖基于数字技术的接触追溯,这是否会加剧这些情况?其中每一个问题都值得认真思考,并且经过了认真思考 - 关于隐私和科技的辩论已经持续了多年,并且可能还会持续数年。

但埃博拉和疟疾的抗疫工作告诉我们,即使这么多的问题还没有答案,我们仍然要采取行动,因为每一天的拖延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从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的角度来看,接触追溯也是最有效的手段之一,我们现在就可以利用这个手段来限制疾病的传播。让我们将它付诸实践吧,同时确保我们不但在应对疫情时,也在恢复工作中直面关于公平性和隐私的难题。但时不我待,这些辩论不应该减缓行动的脚步。

对于全球各地高科技中心的人员而言,这种类型的接触追溯似乎过于简陋。但在应对全球最致命的一些疾病时,这种方法一直表现良好,这一点比创新的光环更重要。针对埃博拉和疟疾的抗疫工作采用了相关科技,但这些工作的核心在于人们从患者那里收集信息并调查他们之间的关系。

即便还没有研发出颠覆性技术,我们仍然应该争分夺秒地采取行动。我们今天可以采用接触追溯来了解和限制疾病的传播,这些做法将降低风险并挽救生命。Brilliant 博士在 14 年前提出了“尽早发现和早期应对”的观点,我们或许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但只要现在就采取行动,我们仍然能够控制并最终消除病毒。

订阅我们的博客